<menu id="mmkcs"><menu id="mmkcs"></menu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mmkcs"><strong id="mmkcs"></strong></menu><nav id="mmkcs"></nav>
  • <menu id="mmkcs"></menu>
    <xmp id="mmkcs"><nav id="mmkcs"></nav>
    注冊

    長城信托2020年業績排名落后 新規或為AMC系信托公司發展增加變數

    2021-05-27 09:16:38 中國網財經 

    中國網財經5月27日訊(記者 燕山 鹿凱)日前,作為為數不多的AMC系信托公司,長城新盛信托(以下簡稱:長城信托)對外公布2020年年報。然而發展連續失速,使其業績排名末端同時,其主要股東也在謀求出清所持股份。

    業績連續多年下滑,發展失速致虧損

    2020年,長城信托實現營收1.74億元,同比下降55、38%,不及去年同期凈利水平;統計期內,凈利下降幅度更高達142.42%,最終出現9820.87萬元虧損。其中,呈上升及傭金凈收入下降61.24%,僅實現1.38億元;當期投資收益從535萬元,下跌至90.9萬元,跌幅達83.01%,以上數據出現明顯異動,成為造成長城信托營收出現較大幅度下降重要原因。

    另外,由于營業支出等部分成本科目出現明顯上浮,由8312.25萬元上升至2.57億元,漲幅超2倍,從直接造成其凈利跌幅明顯大于營收跌幅情況。其凈利在信托業已公布2020年業績數據62家企業中,僅排名倒數第二位;在已公布AMC系信托公司中,暫排名倒數第一。

    中國網財經梳理長城信托近幾年業績發現,其業績下滑早已初露端倪。2018年,長城信托實現營業收入4.5億,實現凈利2.45億,均為近幾年高點。但2019年,其業績在手續費及傭金收入從4.27億元下滑到3.56億元影響下,出現沖高回落,僅實現營收3.9億元,實現凈利2.31億元。

    另一邊,記者注意到,在近年來監管持續控制通道業務、壓縮信托資產總規模要求總用下,各家信托公司壓降信托資產規模已成行業趨勢,長城信托這一數據也連續幾年下滑。2018年末,該司信托資產規模錄得276.77億元,但到2019年末該數據已收縮至178.55億元規模;2020年,該數據規模進一步縮減至103.84億元規模,僅相當于頭部信托公司注冊資本水平。

    自營資產方面,2020年長城信托錄得總資產13.06億元,不同于其他信托公司固有資產穩步上升情況,其這一數據同比下降15.03%。同時,記者發現伴隨長城信托自營資產下降,其自營資產不良率并沒有伴隨該數據一起下降。截至報告期末,其不良資產率上升至6.03%,期初這一數字還處于0%狀態。

    中國網財經了解,長城信托資產不良率上升同時,業內整體風險資產水平也呈上升趨勢。以信托業協會最近一次公布相關行業數據顯示,2020年一季度末,信托業資產風險率為3.02%,較2019年末提升0.35%。信托業風險項目個數為1626個,環比增加79個,增幅為5.11%。信托業風險資產規模為6431.03億元,環比增加660.56億元,增幅11.45%。另據,用益信托統計數據顯示,2021年一季度信托行業共發生65起違約事件,違約金額達278.28億元。而這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,順著近兩年信托行業加大風險資產排產力度,如何合理化解被排查風險資產也迫在眉睫。

    行業風險處置新規,增加AMC系信托公司發展新變數

    日前,為推進信托業風險資產處置,銀保監會下發《關于推進信托公司與專業機構合作處置風險資產的通知》,明確信托業風險資產處置,可以與信托保障基金、AMC和地方AMC等專業機構合作,探索多種模式、以更加市場化的方式進行。信托業風險資產,包括信托公司固有不良資產和信托風險資產。

    《通知》要求,信托公司要落實風險資產處置的主體責任,積極探索風險資產處置的新方法新手段,切實提高風險處置質效。對于采取有效措施真實化險的信托公司,在監管評級、市場準入等方面,可給予適當的監管激勵。

    《通知》明確表示,支持信托保障基金公司、資產管理公司(AMC)等專業機構發揮各自優勢,探索以多種方式加強合作助力信托業切實降低風險水平。

    對此業內人士表示,早在《通知》之前,就已經有AMC與信托公司就不良風險資產處置開展了相關類型的合作,不過由于沒有明確的模式和規定,導致存在諸多亂象!俺雠_上述文件的目的應該是,規范信托公司風險資產的處置和計提,防范虛假出表!币晃恍磐泄靖吖苷J為。

    中國網財經注意到,作為此次處置信托公司風險資產主要合作方,AMC機構早在幾年前便于信托公司展開合作。公開報道顯示,2017年,時任長城資管資產經營部處長張雁青曾提到:“現在信托跟不良資產合作有幾種模式:一是幫銀行‘出表’的,一般是銀行把資產包做指令性計劃給信托,然后信托把這個收益權轉讓,銀行用其子公司或者其他資金接,這其實是銀行在直接操盤;二是通過資產管理公司做,就是把資產賣給資產管理公司,形式上走公開程序,賣完之后,資產管理公司把這個做指令給信托,其后信托把這個收益權賣掉,這就出現一個‘非非標’!

    對于上述合作模式到目前發生哪些變化,中國網財經采訪到業內專家廖鶴凱表示:關于信托公司風險化解路徑,最新根據銀保監會下發《關于推進信托公司與專業機構合作處置風險資產的通知》文件里面寫得比較清楚,主要就是在信托公司及其股東自有體系內處置之外,還可以:1、與外部資產管理公司合作處置風險資產;2、與信托業保障基金、資產管理公司共同設立主體處置風險資產;3、與信托業保證基金達成反委托收購模式,緩釋流動性問題。4、其他,如風險資產包打包轉讓、資產證券化處理、財務重組、管理重組、資產包收益權轉讓等模式!

    另外,中國網財經還發現,國內AMC除與信托公司存在業務上合作外,“AMC系”信托公司也并非只有上文提到長城信托一家公司。公開資料顯示,目前在信托業總共在業68家信托公司中,“AMC系”信托公司共有4家,除長城信托外,還包括華融信托、金谷信托、大業信托,其背后分別對應被稱為國內四大AMC的長城資產、華融資產、信達資產、東方資產。提到記者以截至發稿前數據統計分析,除未公布2020年業績數據華融信托外,包括金谷信托、大業信托、長城信托在內業績表現及綜合實力均排名行業中下游,長城信托更是排名行業末端。對此,在結合此前長城資產欲出售長城新盛信托的具體情況,有分析人士表示,其計劃出售信托牌照考慮因素,可能既有長城新盛信托業績不佳的原因,也有AMC回歸主業背景。

    據證券時報公開報道顯示,不久前長城資產擬出售長城新盛信托的控股權,受讓方限定國有企業,正通過某截至投行業務部門尋求受讓方。對此,中國網財經向長城信托核實,對方北京總部告知信披聯系人電話一直處于無人接聽狀態。

    2020年8月,長城信托另一原持股35%的股東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國有資產經營公司,已將持股悉數轉讓給天瑞集團。目前,長城新盛信托的股權結構變更為:長城資產持股35%、天瑞集團持股35%、德陽國資持股27%、伊犁財信持股3%。其中,德陽市德陽國資為長城資產全資子公司,因此長城信托實際控制人為長城資產,累計持股62%。

    中國網財經了解到,近年來,在監管要求各金融資產管理公司專注主責主業之下,AMC回歸主業的步伐不斷加快,紛紛加速“瘦身”,整合不良資產主業之外的多元化業務。除長城資產試圖出售非主業資產外,此前,信達資產已減持或出售了原有2家保險公司股權。

    廖鶴凱向中國網財經解釋道,隨著近年來不良貸款額的攀升,政策支撐地方AMC的成立,四大AMC主業方面競爭加劇壓力倍顯,而在十余年的全面商業化過程中,眾多非主業業務給集團帶來的實際收益非常有限,特別是其中很大比例業務持續經營不佳虧損較大,出清非主業金融資產是新時期四大AMC生存發展的必由之路,還會持續下去。

    而對于《關于推進信托公司與專業機構合作處置風險資產的通知》新規對“AMC系”信托公司影響,廖鶴凱補充道,主要影響體現在,是內部合作還是外部合作后續也需要有所選擇;因為“通知”鼓勵公開競價,擇優交易,避免利益輸送發生。

    未來,有關信托行業風險資產化解情況狂,以及包括長城信托在內“AMC系”信托公司未來發展情況,中國網財經將持續關注。

    (責任編輯:王治強 HF013)
    看全文
   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
    提 交還可輸入500

    最新評論

   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

    推薦閱讀

   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

    【免責聲明】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,與和訊網無關。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、觀點判斷保持中立,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。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。

    狠狠噜天天噜日日噜视频,日日摸夜夜添夜夜添高潮出水,日日摸夜夜添夜夜添破